[关闭]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亚虎娱乐pt777手机 > 师生风采 > 创作园地
老陈是我的邻居,是一个不招小孩喜欢的老头。在大人面前,我们叫他陈大爷,背地里叫他老陈。
老陈年纪大,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。他笑时,脸上的皱纹像链琦一样层层扩散,他不拄杖,但背有些驼。他伸出手来,可以明显的看到手上青色的静脉。他一个人住,子女在外工作。我小时候不太喜欢这位邻居,但却不是因为他长相吓人。
小时候,和父母在路上遇到老陈。他总是用粗糙的手拍我的脸,同时和父亲寒暄。我的脸好像在水泥墙上擦伤似的难受。
一次,我抱着刚买好的鸡蛋回家,遇见老陈。老陈笑着说:“小孩儿抱这么多鸡蛋,担心还没到屋就碎了。”我不理他,往家走。就在我伸手敲门时,鸡蛋滑到地上,碎了。这都怪老陈,我心里想。
老陈就是这样,喜欢逗弄小孩儿,日子久了,也习惯了。
一次,我和同龄的小孩们玩。一个伙伴一不小心拌了石头,摔伤了。他疼得大哭。老陈似乎知道会发生危险,正好路过。听见小孩的哭声,便跑过来询问。他看着小孩流血的伤口,抱起小孩直奔诊所。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他抱小孩送到家门口,连门也没进,就走了。
 这使我对老陈产生了一丝喜爱的敬意,和同伴们说起,也不再叫他老陈了。
一天,小区里来了辆救护车,是来征血的。停了很久,没人理会。老陈听说了,拿了一个小本去了。我觉得好奇,也跟着去了。老陈走得很快,我从没见他走得这么快,像风似的。我叫老陈等等我,他却牵着我,走得更快了:“娃娃,不走快点,人家就要走了。”他皱着眉头,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了。他的目光望向前方,寻找那辆救护车。我也从未看过他如此严肃的神情。我跟着他,一路小跑到救护车旁。他拿出小本递给护士:“医生,我今年五十三,还有两年就不能捐血,您能抽多少就抽多少吧。”护士用惊讶而敬佩的眼神看着,他挽起袖子,露出手臂上突出的青色血管和他脸上期盼的神情。她迟疑的把针扎入老陈的皮肤。
这使我又对老陈产生了一层更深的情感,一种说不出,却能明显感觉到的情感。我最后一次见到老陈,是一个夏天。那天,他的儿子开着车来接他走,还带来了很多的玫瑰花,老陈拿着一块木板,上面写着:赠人玫瑰。他说:“我怪舍不得这里的,想给邻里送些东西。”他叫他的小孙子,给每一位行人送花,小孙子们也很乐意。我看看老陈,又看看他的小孙子。老陈今日赠人玫瑰,也会手留余香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转眼过去两三年,老陈依旧是我心中摸不去的记忆。他是我最喜欢的,一位德高望重的人。
(供稿:初2020级11班蒋沁倪 指导老师 张雪静 审稿人:李永庆)

评论信息

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。